目前位置:U赢电竞网址 > 科技计划

奔腾思潮:何思慎》保钓即是捍卫台湾主权 - 海纳百川 - 言论

文章来源:         发布时间:2021-10-08 22:56

2月大陆实施《海警法》,中国海警强化对在钓岛海域日本渔船的追尾行动,升高钓岛争端。相较于2013年2件、14年1件、19年1件及20年8件,今年仅至2月即累计达4件,频率有增加之趋势,北京意在持续创造执法的绩效,此有助于其对钓岛的主权声索。美国国防部发言人柯比(John Kirby)表示,此举恐造成误判形势或物理上的损害,要求中国大陆停止这种行为。

2月9日,日本防卫相岸信夫与美国驻日临时代办约瑟夫.杨(Joseph Young)在防卫省举行会谈,就中国大陆允许有关部门对外国船舶使用武器的《海警法》实施表示“抱有很大关切,绝不能接受”。2月17日,日本防卫省统合幕僚监部宣布,统合幕僚长山崎幸二与美军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米利(Mark Milley)以视讯会议形式举行会谈,山崎以《海警法》与国际法的集成性存在问题为由表达“绝不能接受”的相同立场。此为拜登政府上台以来美、日武官最高领导之间的首次会谈,双方针对大陆《海警法》交换意见,再度确认“反对试图在东海及南海以力量为背景单方面改变现状”的立场。

执政的自民党内提案订定《领域警备法案》反制,以因应海上保安厅船、机无法处置的“灰色地带”事态发生时,能适时启动“海上警备行动”,强化海上保安厅权限,或以海上自卫队入替海上保安厅。渠等认为目前海保厅的武器使用基准准用《警察官职务执行法》第7条规定,若有逮捕犯人及防止其逃跑等恰当理由,即可以在合理且必要的限度下使用武器等。此规定难以应对大陆《海警法》实施后的事态,须另行制定《领域警备法案》。

目前,对于进入钓岛周边海域的大陆海警船,日本以具警察权的海上保安厅应对,海上自卫队则从距钓岛更远距离的海域开展警戒监视,海上自卫队任务除监控海警船外,亦掌握大陆海军舰艇及军机动态,与海上保安厅分进合击。日本防卫省的官僚(制服组)认为,若草率行动,给中国大陆提供升高事态的借口,使对方如愿以偿,日方目前仅能强调既有主张,冷静应对。

前日本自卫队统合幕僚长河野克俊亦认为,在日中关系上,中国不会轻率动用《海警法》,但日本须坚守“尖阁”(钓鱼台),否则将会如失去“施政权”的竹岛(南朝鲜称独岛)一般,被排除适用《美日安保条约》第5条。如此,钓鱼台列屿形同遭北京控制,日本须尽一切所能,避免此情况发生。

其实,钓鱼台列屿为台湾的属岛,于宜兰头城治下,中共政权若能藉强化钓岛的巡护,创造法律管辖事实,有效控制钓岛及领海水域,不仅在钓鱼台争端中,占得上风,更可外溢产生对台湾行使主权的事实。我方绝对不可轻忽,放任中(陆)、日在钓岛争峰。对我国而言,捍卫钓鱼台即是捍卫台湾主权,蔡政府不能作壁上观,事不关己的结果将使台湾沦为钓岛争端中最大输家,亦难以确保渔民在《台日渔业协议》的协议海域的作业权益。(作者为辅仁大学日文系所特聘教授兼日本暨东亚研究中心主任)